保鏢-封面.jpg

不得不想,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滾到床上去啊。

=31=

 

「啊!」

今天第三次將文件掉在地上,阿倫無法彎腰,只能任著紙張在自己腳邊飄啊飄,瞪著他毫無方法。阿倫很清楚這麼為什麼自己這麼心神不定,他看著窗外的大雨,幾天前的大雨中,威廉前輩跟雇主遇襲,雖然經過頑強的抵抗,兩人最後被救出,雇主已經清醒,但是威廉前輩則遲遲未脫險。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因為這次行動,後勤的歐賽羅抓到了真正的幕後兇手,讓整個攻擊事件告一段落。

「阿倫前輩,我要下班了……」還想著,羅納德就開門進來,一腳就踩在阿倫飛走的文件上。「啊,斯林維集團慈善贊助計劃書。」羅納德歪著頭將文件撿起來,拍拍上面自己的鞋印,順便將其他飛走的文件都撿起來還給阿倫。「文件還有很多要處理嗎?」

「是的,還有不少。謝謝你,羅納德。」阿倫苦笑著接回文件,他說。「有接到協會的任何通知嗎?」

「基於協會的規定,我不該告訴你。」羅納德搖搖頭,他只能這麼說。「基於前同事的情誼,我只能告訴你,情況沒有變,威廉前輩還沒脫險。」

「是嗎?」阿倫盯著手上的文件,總不能安心。

「前輩早點休息吧,時間都不早了。」羅納德看著窗外的大雨,試著安撫阿倫。「你久坐了一天,舊傷在雨天很容易疼痛吧。」

「這倒是……」阿倫被這麼一提醒,才發現腰側酸痛不矣,他關上電腦,操縱輪椅離開書桌,還是不順手。

「我來幫你吧,前輩。」羅納德善於察言觀色,他立刻上前扶住阿倫,光是手輕輕碰到阿倫的背,就能感覺到男人又消瘦了一分。「前輩有沒有好好吃飯啊?怎麼感覺又瘦了?」

「錯覺罷了。」阿倫淺淺一笑,請羅納德替他將輪椅推回房間。

「阿倫、羅納德。」才走出書房,愛瑞克.斯林維迎面而來,他不動聲色接手了阿倫的輪椅,示意羅納德趕快下班。「我以為羅納德已經走了?明天不是早班嗎?」

「是啊,已經下班了。」羅納德不安好心的用手肘頂頂愛瑞克,提醒他自己可是來助攻的。「阿倫前輩擔心威廉前輩的情況,我特別來回報的。」

「我詢問了沙多克里夫的管家,他表示為了安全起見無法透漏太多消息,但是沙多克里夫已經清醒,人已回沙多克里夫宅邸調養,只是史皮爾斯的情況尚不樂觀。」比起情報,愛瑞克自然不能輸羅納德,這時候有越多情報的的人就越能得到阿倫的關注。「保鑣派遣協會這次把他們安排在他們私人醫院,所以無法得知他們的情況。」

「黃泉是吧?」阿倫自然不知道後面兩個人獻寶似的競爭,提到保鑣派遣協會的私人醫院,想必就是那個身兼墓園跟醫院的特殊機構『黃泉』,同時是墓地也是醫院,為了隱私又妥善的處理保鑣的去處。他早有耳聞威廉前輩在那裡幫自己買了一塊墓地,不只他,就連自己也在那裡有個位子,當年他進入保鑣派遣協會的時候就幫自己簽了約,以防日後還須麻煩院長處理,不過在自己退役之後那個預定墓地位子一起讓給其他在職保鑣。

從此之後,他脫離黃泉,返回人間。

「好了,前輩也該休息了,就拜託BOSS了。」羅納德不安好心的擠眉弄眼一陣,終於把輪椅全交給愛瑞克,走前還不忘幫阿倫蓋腳的毯子拉高,牢牢蓋住阿倫沒有知覺的腳。「前輩可得多吃一點,太瘦了,住在斯林維宅邸還瘦下來,這太不給BOSS面子了吧!」

「我有吃啦……」阿倫心虛地低下頭,從威廉前輩出事到現在的確是胃口不太好,本來想說推託一下就好,沒想到羅納德在走前這麼說,這下他不用回頭都知道愛瑞克的臉色保證不好看。

愛瑞克推阿倫進房間,確定他坐好,轉身就打了內線給管家,詢問阿倫今天的進食。果然電話一掛掉,愛瑞克臉色一沉凝著聲音問。「你沒吃飯?」

「不是那樣的,斯林維先生。」阿倫有點驚慌失措。

「叫我愛瑞克。」愛瑞克臉色又更難看了。「我馬上請管家做點東西送過來,都這麼晚了總不能不吃。」

「那個,太麻煩管家了……」阿倫看看時間,都已經要睡,這時候才請人家準備餐點豈不是製造人家的困擾嘛!

「不麻煩,我剛回來我餓!我們一起吃。」愛瑞克完全不讓阿倫推辭,把阿倫推到他房間的餐桌前,沒一會管家就帶領廚師送來餐點,很快擺了滿桌。

「這、這太多了。」阿倫看著桌上擺滿了前菜湯品主菜甜點,完全不知道從何下手。「普通時候我也沒有吃這麼多。」

「吃一些墊胃就好,你睡前還要吃藥,不能都空腹。」愛瑞克拉過椅子在阿倫身邊坐下,開始把餐點分成兩份,將其中之一堆到阿倫面前,還不忘仔細的擦拭過餐具才把刀叉塞進阿倫手裡,替他鋪上餐巾,盯著他要他開動。「不然喝湯就好。」

「喔,好。」愛瑞克這虎視眈眈的表情太可怕,阿倫實在不敢抵抗,乖乖端起眼前的南瓜湯小口小口的喝起來。

「吃點麵包就好。」愛瑞克把麵包切成四分之一,遞給阿倫。

阿倫像個花栗鼠接過麵包小口小口的啃起來。

「肉,一口就好。」愛瑞克這次把牛排切著十分之一,放在阿倫的的盤子上。

阿倫叉著肉認真小口小口吃著牛排。

愛瑞克嘆口氣,他把一些東西撈到自己眼前,不想阿倫吃太急傷了身體,開始跟阿倫一起吃。

「粗、粗玩了。」阿倫乖乖的把盤子都推到愛瑞克眼前,一手蓋著嘴小聲地說。

愛瑞克苦笑著,他拍拍阿倫的頭,輕聲地說。「等我一下,待會就能吃藥。」

阿倫乖乖地點頭,然後抬頭望向窗外。

愛瑞克順著阿倫的眼光看過去,他依然在凝視著窗外的雨。愛瑞克默默伸手握住了阿倫,溫暖他冰冷的手。

「會沒事的,都會沒事的。」

阿倫回頭看著愛瑞克,他笑了笑,回握住愛瑞克。

 

 


 

 

 

「少爺。」派翠克緊緊揣著溫暖的外袍,在寬大的沙多克里夫宅邸裡尋找自己的主人,這一次是在門廊,克雷爾站在那裡,只是盯著門。「少爺,您會著涼的。」

 

 

沙多克里夫伯爵的管家派翠克.泰勒再次進入保鑣派遣協會的私人醫院,這一次跟上次不一樣,他是去接自家主子回來。

自從宅邸爆炸案之後,威廉帶克雷爾離開宅邸,首先為了保護克雷爾,第二也是讓派翠克專注於宅邸的修復,這是派翠克從成為沙多克里夫的管家以來,第一次離開他的主人這麼久。

這段期間,派翠克透過視訊對克雷爾彙報相關他的工作事項,跟威廉線上規劃關於保全設備的配置,雖然主人不在,他並不得閒。

派翠克在他們遭襲的清晨接到緊急來電,從那晚開始他就坐立難安等著相關消息,直到獲准踏入這個醫院。他趕到醫院的時候,克雷爾赤腳坐在加護病房外,穿著病人服也不難看出他雙手雙腿都包著繃帶。

「少爺!您還好嗎?」派翠克鬆了一口氣,雖然受傷了但是看起來人並沒有大礙。

克雷爾看見派翠克,好一會才回答他。「派翠克,你來了。」

「是的,少爺,保鑣派遣協會通知我來接您出院。」派翠克露出久違的笑容,低聲回應。他快手掏出克雷爾的外袍跟鞋子,立刻替克雷爾擦拭雙腳,讓他換上鞋子。

「人家不要出院,威爾、威爾他還沒……」克雷爾低頭著環抱著身子,顫抖著聲音。

「少爺,保鑣派遣協會沒有人力照顧您,而且他們目前很多傷患,請您先跟著我返回宅邸讓我請醫生照顧您,有任何情況保鑣派遣協會都會立刻通知我的。」派翠克並不意外克雷爾會拒絕出院,上次威廉住院的情況還歷歷在目,不過這次的情況跟上次不一樣,他無法順著克雷爾。

「不要,不要……」克雷爾死命搖頭,按下按鈕的當時執意將威廉拉入安全範圍內,反而將自己置身於安全圈外,所以雙腿跟手臂也受了部份灼傷,比起至今都沒有脫險的威廉,確定自己的傷勢已經穩定不會惡化後,就被要求出院。

「少爺……」

「沙多克里夫閣下,我是保鏢派遣協會的秘書長ZOE。」走廊那端緩緩走來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停在兩人身前,先向克雷爾行禮,開口卻是冷峻。「閣下若真的為他好,就更該回到您安全的宅邸等待他的消息。」秘書長冷冷地對他說,「史皮爾斯冒著生命危險做好他的工作,請閣下也保持您的身份,有任何消息,保鏢派遣協會都會優先通知您,沙多克里夫閣下。如果您執意以您的地位威脅保鏢派遣協會,請恕保鏢派遣協會將拒絕透任何史皮爾斯的情況讓您知道。」

「……我知道了。」克雷爾抬頭看了那個人一眼,他抿抿唇,沒有以往的霸氣姿態。「絕對優先通知我?」

「說到做到。」那人承諾著。「閣下早點回去休息吧,我們會盡全力救回史皮爾斯的。」

 

克雷爾才從保鏢派遣協會被接回來,而這已經是派翠克第三次滿宅邸找他,一次在陽台,一次在窗邊,看來宅邸的監視系統得趕快加工,不然這麼大的宅邸到底要上哪找主人。

「派翠克,保鑣派遣協會有通知了嗎?」克雷爾傻傻看著門,頭也沒回的地說。

「還沒有,少爺。」派翠克仔細替克雷爾披上外袍,還要小心克雷爾腿上的傷口。「坐著等好嗎?我已經讓人送椅子跟茶點過來。」

「派翠克,你覺得,威廉什麼時候會回來呢?」克雷爾被派翠克緩緩按坐在準備的軟倚上,依然盯著門不放。

「很快的。」派翠克小心顧著克雷爾,替他膝蓋披上毯子,確定他的主人必須是溫暖而且安全的,若神願意眷顧,希望他的主人所愛的那個人也能平安。「一定很快的。」

 

=TBC=

 


我個人有個小小的願望,很希望今年年底之前能把保鏢派遣協會寫完。

畢竟是個拖了七年的大坑,很希望越過了彩虹(?)能夠給他們一個安好的結局。

威克這組的可能好處理一點,畢竟之前還有立旗,解決了幕後主謀之後威廉才會對克克出手

但是愛倫這一組完全是可愛動物區的感覺,要到什麼情況才會讓兩人滾到床上去呢?嗯,我也不知道。

那天再跟貓貓說,太久沒讓派翠克登場,我完全忘記他的名字,還開舊篇來看,可憐戲份這麼重的管家,要護主還要當戀愛潤滑,還要被忘記。

話說最後克雷爾這一段,寫的很不順,明明只是想要克克出來串場一下

結果寫了之後一直沒有很喜歡,每次改都很想睡,越來越想睡,只要一改最後這段就開始睡(助眠?)

前前後後也改了十幾次,終於今天小小滿意了。

年底的連假也告一段落了,這個月還會有新篇更新嗎?一起來下注!
 

    全站熱搜

    千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