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鏢-封面.jpg

今晚,我想來點豪華便當專送。久沒更新就一度找不到這張刊頭圖...

 

=30=

 

「真是的,怎麼這麼衝動呢?」

 

一名個頭嬌小,滿頭亂翹的黑髮,穿著長襪套著拖鞋,戴著圓框小眼鏡穿著白色醫生袍的男子,滿臉雀斑的他頂著深深地黑眼圈,卻咬著甘草糖坐在指揮中心的椅子上,他縮著腿看著眼前整片的螢幕,一邊是威廉的眼鏡實況畫面,一邊是他們所在的地圖散發著小光點,打量著螢幕上的亮點忽明忽滅,轉了一圈又一圈。

他是歐賽羅,不為人知的保鑣派遣協會創始元老之一。

歐賽羅跟昂德‧鐵特克一同創辦保鑣派遣協會,當年歐賽羅擅長研發新武器,而昂德‧鐵特克專精建造資料庫,他們一文一武打下這片天下之後,不同於兼任保鏢的昂德‧鐵特克,歐賽羅只留守在後勤。

而昂德‧鐵特克差點喪生於當年那場爆炸,有醫療背景的歐賽羅傾一身技巧救回他,當昂德‧鐵特克康復離開保鏢派遣協會後,他也將管理權移交給基金會,自己置身於研發室,不再插手協會相關事物。

身為保鑣派遣協會資訊室的元老,普通場面不可能動用他,但是自從昂德‧鐵特克的歹徒身份被揭曉之後,他從用來養老的研發室被請出來,開始全盤更改系統以應付昂德‧鐵特克的入侵。那年一扇扇刻意沒關上的門,在歐賽羅未曾生疏的技巧下,縫補昂德‧鐵特克留下的漏洞,拆掉原本的城牆,重新架設加密的迷宮,同時找到昂德‧鐵特克再次入侵的痕跡跟軌道。歐賽羅發現這些年來昂德‧鐵特克從保鏢派遣協會拿走的,除了客戶的資料與行程外,還有許多自己研發的AI人工智慧資料。

昂德‧鐵特克本在創立保鏢派遣協會前,就已經是個AI人工智慧資料的專家,當年昂德‧鐵特克主張想要研發出可以有自主性的保鏢機器人,不再需要人力來擔任保鏢工作,自己針對這點跟他有很多爭論,畢竟不論有多少程式的機器人都比不上能有實際反應的真人,但是昂德‧鐵特克卻覺得機器人有優於人類的瞄準系統及可拋棄性,應該以研發機器保鏢為重心。他們在一場激烈爭吵後,兩人各走各路,歐賽羅沈迷鑽研能讓人全身而退的保全設備,昂德‧鐵特克一心研究機器人保鏢,昂德‧鐵特克在得到成果之前就因為大火退役,他沒有成功,他當時,沒有成功。

現在看起來倒是成功了。

 

保鏢派遣協會從火災現場回收了黑衣人的殘骸,歐賽羅十分訝異這些精細的設計,當然他也很快的發現,這些黑衣人的共通點,他們並不是完全人工智慧,他們身上都有接收點,接收著某個訊息,他跟威廉談過,想必那個帶隊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昂德‧鐵特克也不是真正的昂德‧鐵特克,而是一具訊息接收站,依造保鏢派遣協會的技術要回追訊號,卻常常受到天氣的阻擾。看起來會刻意挑選在下雨天出手,是為了預防間諜程式追回他們的訊息。

「心機真是夠重的?」咬著甘草糖,歐賽羅笑了,他並不討厭昂德‧鐵特克心思縝密這點,他這次為了威廉特製了隱形追波器,當他們對戰時,威廉就將這個小東西加在對方身上,然後他就能追蹤信號,找出真正的昂德‧鐵特克所在。

透過威廉眼鏡的同步畫面,歐賽羅看見了現在的昂德‧鐵特克。歐賽羅差點弄掉了甘草糖,這個昂德‧鐵特克跟自己所知的模樣真的是如出一轍,彷彿十幾年的歲月只是眨眼,除了臉上的傷疤男人沒有任何改變。

「好久不見呢,昂德‧鐵特克。」歐賽羅看著螢幕,欣賞他那張有著傷疤都很俊美的臉,露出微笑。「讓我看看你藏在哪裡呢?這陣子受你許多照顧了,久違的來見一次面吧?」

歐賽羅將手放在鍵盤上,綠色的程式碼不斷跑在螢幕上,他的手指流暢地滑動,黑色螢幕不斷跑出白色線條,在地圖上出現然後消失。

「阻斷追蹤程式嗎?沒想到多年前跟你討論過的東西你做出來了,真厲害呢!」歐賽羅笑著,可沒要服輸,他加上更多程式碼,讓白色亮點持續發光然後移動。「可是我也不會輸的,來吧,昂德‧鐵特克。」

眼前的另外一台螢幕閃爍,歐賽羅掃了一眼,威廉那邊的情況並不樂觀,他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如果威廉使用了最後關鍵武器,在那之前他必須找到昂德‧鐵特克,不然一切都會前功盡棄。

白色光點終於停下來,持續發射穩定的信號,歐賽羅也發現剛剛追蹤的光點從一個變成六個,各自朝不同的地方散去。

「障眼法?這傢伙……!」歐賽羅知道昂德‧鐵特克自從發現資料庫被加密之後,就有其他對策,也發現了有人在跟蹤,想要混淆視聽。棋逢對手總是讓人亢奮,歐賽羅早就懷疑有昂德‧鐵特克有可能會這麼做,馬上鎖定追蹤系統,掃除雜質,按下追蹤鍵。「你以為我會沒想到嗎?別逃,這次別逃!」

白色光點轉成紅色光點,歐賽羅露出滿意的笑容,按下鎖定鍵。「該出發了,各位!」歐賽羅回頭,看著專門配屬給他攻防的軍隊,下達指令。

 

 

 

 

 

在克雷爾按下紅色按鈕時,威廉啟動了兩人的眼鏡護目鏡功能,以免強光讓他們失去視力。這是歐賽羅研發出來的終極武器,雖然歐賽羅幫這個武器取了一個很漫長的名字,但是威廉只在乎這個武器,不,儀器的功能,主要癱瘓在場的電子武器,不只是機器人,甚至是透過強光、音波跟電力癱瘓所有武器,不管是威廉的還是敵人的,這武器會剝奪所有武力跟通訊,根據歐賽羅的說法,只要按下這個,在場只會剩下不分敵我的活人,但是因為後座力強大,也會造成除了按鈕人之外幾乎都會癱瘓。

「癱瘓?」威廉眉頭深鎖,不是很滿意這個結果。「那我怎麼保護他?」

「……這是用來你已經不在的時候用的。」歐賽羅抬高滑下來的眼鏡,他拿起威廉的檔案提醒他說。「你之前有些舊傷吧?這個震撼波很可能讓你骨折過的手腳直接斷裂,甚至影響你身體裡還沒取出的鋼釘,簡單說,除了按下按鈕的時候,除了按鈕的那個人誰都可能會死在其中,我們的實驗階段最後活下來的只有委託人。」歐賽羅看著威廉的醫療資料,不太樂觀的說。「如果你的委託者是個只顧自己的自私鬼,我不會把這個給他。」

「他不是。」威廉臉色一沉,他說。「問題是他知道按下去只有他會活著,他不會在我還活著的危急關頭用的。」

歐賽羅看著威廉這表情,他突然理解問題所在。「他愛你?」

威廉沒有回答他,只是推推眼鏡。

「基於道德,我不會隱瞞他使用這個的任何注意事項。」歐賽羅嘆口氣,無奈地說。「威廉,我能給你的唯一建議,就是在當時緊緊抓住他,也許可遮蔽範圍內對你影響還沒這麼大。」

「我會努力。」威廉點點頭。

克雷爾聽完說明後簡直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學怎麼使用這個,威廉暫時不勉強他,只是克雷爾連拿在手上都不願意。

「如果你們在我追蹤到他之前就使用這個。」歐賽羅最後提醒兩人,不得不說。「那我們就失去最後抓到他的機會,我會把握機會,請你們也要謹慎而行。」

而現在,護目鏡幾乎沒有太大功能,他們都死命閉上雙眼,不知道衝擊波會先擺脫敵人,或者那把刀跟爆炸先會到來。

 

 

 

 

 

「威廉!威廉!」

威廉再次聽見聲音,他感覺自己在被移動中,周遭有很多急促的聲音,更多是沒有間斷的儀器警告聲,他一定受了不輕的傷,起碼腿……還在。他試圖動動自己的手指,想要一一取回自己的感官,試圖發出聲音讓人知道他醒了卻徒勞無功。

他想他們在醫療班,在足以癱瘓一切的終極武器攻擊下,醫療班重啟特定通訊,找到他們還花了一些功夫,當時會選定那裡為安全點主要是地形特殊可以擴散攻擊範圍,還有醫療班能夠用直升機最快找到他們。

克雷爾呢?

沒辦法睜開眼睛,他感覺臉上蓋了東西,眼鏡想必被摘掉了,有人在擦拭自己的身體,氧氣罩套上自己的臉,耳邊一直有聲音持續呼喚自己。「威廉、威廉!撐下去,威廉!」

身體像是不是自己的,威廉沒辦法感覺自己受到怎樣的攻擊,他覺得他應該恢復意識了,但是他的身體卻沒有同步醒來。

 

「沙多克里夫醒了!」非常雜亂的環境中,突然有人傳來驚呼聲,身邊不約而同傳來鬆一口氣的安心感。

 

太好了。

那是威廉昏迷前最後的想法。

 

 

「威廉!威廉!」

儀器發出尖銳的警告聲,旁邊的人呼喊他的名字,他已經聽不見了。

 

=TBC=


 

為了寫歐賽羅,這篇不像THE PHONE,畫風比較自在,所以我也挖出參考資料,認真的挖他一輪服裝外型
1AHZfen4Qo4l4UPbwGZKhD.jpg

是的,想了又想,改了又改,從2013年拖稿拖了七年,我終於想到了可以打破葬儀社,咳,昂德.鐵特克,這個高牆的唯一方法

對啦!我跟樞娘一樣,把這一切都指望在歐賽羅身上啊啊啊啊啊啊!!!

感謝樞娘創造了歐賽羅啊!因為是科技宅,完全有跟葬儀社對抗的大本錢,這個延宕多年的這個故事終於又能寫下去了!

不過大家知道科技什麼的,大家就看過就算了,反正感覺很厲害就對了(?)

接下來就不會再有武打戲了~~我可以安心往下寫了,這篇保鏢寫到現在,第30集從2016寫到了現在花了四年啊,

嗚嗚~寶寶要好好放空個幾天,我們下次見吧!

 

    全站熱搜

    千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