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鏢協會西裝版170828網頁用.jpg

2020最漫長的等待......一年更新一次的保鏢派遣協會,參上!需要前情提要請走這裡

=29=

 

煙霧一起,房子自動啟動滅火撒水系統,威廉熟練地將克雷爾的身體壓低,用自己的身體護著他向外移動,他早在宅邸內打造了防火防震的撤退路線,也跟克雷爾演練過幾次,真的發生狀況總不能讓他蒙頭亂竄。

這棟房子幾個出入口中,最容易逃生的出口想必也是最大的目標,當煙霧裡出現意料中的身影,他早不意外。

 

黑衣男人出現時,威廉立刻把克雷爾護在身後,他啟動夜視鏡,打量身前的人數,五個黑衣人,跟昂德‧鐵特克。這棟別墅有三個出口,想必那兩個出口也有人。

「好久不見了,小威廉。」一貫相同的黑衣,銀髮男子這次毫不吝嗇露出臉,他毫無身在戰場的緊張姿態,一派悠閒的模樣。「小生來領取小生寄放在你這裡的東西。」

「東西?」威廉也不廢話,確認克雷爾的確無礙。「我是保鏢不是寄物櫃,您另請高就吧!」

「嘻嘻嘻嘻?」昂德‧鐵特克似乎很喜歡威廉的回答,淺淺笑了起來。「小生喜歡這個笑話,看起來小威廉非常有說笑話的天份。」

「謝謝您的稱讚。」威廉並不鬆懈,他冷回。

「這次,打算怎麼對付小生呢?」昂德‧鐵特克毫無畏懼,黑衣人慢慢包圍了眼前的兩人,他問。「保鏢派遣協會的資料庫上了些鎖,你們換了一個厲害的新工程師?」

威廉挑挑眉,打量著繞過來的黑衣人,當第一個人朝他們伸出手時,威廉幾乎沒有考慮,一腿就將黑衣人踢飛,黑衣人感覺比上次威廉過招的時候更沉了一些,威廉以為能將他踢飛卻只讓他小退了幾步。「嗻。」

「你以為保鏢派遣協會有對策,小生就不會應對嗎?」看著威廉反抗,昂德‧鐵特克輕聲下令。「抓起來。」

威廉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已經知道槍枝對這些黑衣人沒有用,他將克爾護在身後,張開雙手以武術跟體力打退他們。

昂德‧鐵特克想必改良過黑衣人,黑衣人比他上次對付更沉重了,自己擅長的武術並沒有機會派上用場,他幾乎無法逼退這些人工智慧,但是因為他們變得更沉了相對動作更不靈活,威廉帶著克雷爾試著盡量閃過他們的動作。

「威爾!」克雷爾畢竟是個沒有實戰經驗的貴族,馬上就被黑衣人從背後一把抓住頭髮,硬從威廉身邊扯開。

威廉想也沒想,反手從腰側摸出藍波刀,二話不說砍掉對方的手,把克雷爾帶進自己懷裡。「快頭髮綁起來。」

克雷爾也沒有囉唆,快速地將頭髮綁的更俐落。

「站在我身後。」威廉知道他對方是機器人,砍他不會對他造成生命影響,但是砍斷的四肢是不會再長出來,比起槍他更適合用刀來重挫對方。為了預防誤傷克雷爾,威廉要克雷爾好好躲在自己身後。「躲好!」

克雷爾忍著害怕不要尖叫,威廉已經訓練他配合好久,他們有特定的手勢,讓克雷爾跟著自己動作不會被誤傷。

威廉拿出刀之後,黑衣人反而開始保持距離,威廉掃了一眼,他示意克雷爾拿出協會準備防身物品隨時備用。

「很高興你意識到比起槍,刀更有用。」昂德‧鐵特克笑了,「你以為你不用槍,我們不會用嗎?」昂德‧鐵特克一個響指,所有黑衣人同時拿出槍指著他們兩人。「小生要的是眼珠,其他地方不留也無謂。」

威廉立刻將刀插回刀鞘,換手抽出槍指著昂德‧鐵特克。「你身上其他地方也許刀槍不入,但是眉心保證能夠一槍暴頭!」

「你覺得小生怕嗎?」昂德‧鐵特克歪著頭,似乎完全沒看在眼裡。

「我知道你不怕。」威廉沒手軟,他說。「這個你不怕。」

昂德‧鐵特克挑挑眉,他下令。「開槍,記得避開臉。」

「克雷爾!」威廉知道這些黑衣人可不會擔心眼前這個被槍抵著的人,他沒有移開眼神扣下扳機,馬上要克雷爾反應。「現在!」

克雷爾閉上眼睛,按下開關。

從克雷爾手中突然射出一道白光,在兩人身前落地冒出一陣煙霧,隨即彈出一層特製石墨烯防彈防護網,將兩人側身包圍住,直接擋住射向他們的子彈。

威廉相信協會裡的防彈設備應該足以保護他們,他沒有分神看著克雷爾,眼前的昂德‧鐵特克已經夠他驚嚇的,昂德‧鐵特克用手指擋下了他極近距離的子彈。

 

子彈穿過了昂德‧鐵特克的手指,牢牢地鑲在他的眉心,卻沒有像威廉想的一樣射倒昂德‧鐵特克。

威廉知道他們已經錯失良機,雖然他還有其他備案,但是情況已經開始不利,威廉馬上收槍,抬腿將落地的防彈網踢向黑衣人,他啟動引爆系統,轉身護著克雷爾離開。

「反應很快嘛,小威廉。」昂德‧鐵特克歪歪頭,無視於那枚子彈在他額頭砸出了一個裂痕。「你不會以為這樣就能夠從小生手裡逃走吧?」

威廉可沒心情跟昂德‧鐵特克聊天,現在停下腳步可是把克雷爾置身於危險裡,他拿出紅色的控制器塞進克雷爾手裡,要他塞在手套暗扣裡。「拿好,記得什麼時候用嗎?」

「嗯。」克雷爾不敢停下腳步,跟著威廉前進。

「……記得我說過得嗎?」威廉知道克雷爾對於這最後一招還非常心有芥蒂,他說。「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到了我說的情況,你就按下去。」

「不要,你會死。」

「你不按下去我們都會死。」

威廉評估再兩分鐘就能抵達安全點,他抽刀備戰,知道待會一定會有人擋在自己眼前。「克雷爾,你答應過我。」威廉護著身後的克雷爾,提醒他。

克雷爾低頭不說話。

 

威廉沒有餘力在這個情況下跟克雷爾爭論,其實他們已經爭論過很多次。威廉身為保鏢,自然是保雇主全身而退,克雷爾怎麼想他並不是不知道,對他而言,讓克雷爾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威廉不得不停下腳步,他確定克雷爾還在自己身後,牢牢地護住他。剛剛的防護跟炸彈對入侵者對他們造成的影響只有延誤他們幾分鐘的時間,他並不意外安全點前的站了三三兩兩的身影,包含昂德‧鐵特克。「嗻!真夠頑強!」

「怎麼,小威廉。」昂德‧鐵特克搖搖晃晃地走向前,他並不意外威廉會有這麼反擊。剛剛那場爆炸榨毀了昂德‧鐵特克半隻手,應該說,半邊身體,但是他毫無受挫跟阻礙,這讓威廉更加斷定自己的評估。眼前這個昂德‧鐵特克不是人,真正的他並不在此處。「不是期待看到小生嗎?」

「可不是?」威廉雙手一甩,他一手持刀一手甩棍,他盤算著他跟克雷爾身上都穿著防彈衣配戴槍枝,剛剛克雷爾已經用掉防彈網,他還有一枚,克雷爾手上除了槍外,還拿著最後關頭的保命符,關鍵時刻才能確保是否能全身而退。「我更期待看見真正的你!」

「這麼快就發現了?」昂德‧鐵特克輕輕笑了,半身毀損的他聲音聽起來更加詭譎。「那就來賭賭,在你找到小生之前,能否保住那雙眼珠?」

「我要保的不只是眼珠,而是人!」威廉不多說,砍向一個靠近他們的黑衣人,另外一個黑衣人從威廉背後就要扯開克雷爾,克雷爾立刻朝他開了一槍逼退他。

昂德‧鐵特克也不靠近,僅僅笑著看著兩人搏鬥。

「沒這麼簡單吧?小威廉?」看著威廉打倒幾個靠近的人腳邊躺著幾具殘骸,克雷爾也開了幾槍,昂德‧鐵特克看著喘著氣息的兩人,自己的身後有著用之不盡的工具,而他們沒有,他大可等他們筋疲力竭再出手,但是他太期待,他等著對方使出絕招,然後被自己一手打垮。「小生可是要出手了?那雙綠色眼睛跟他的主人很快就要變成一具屍體也沒關係嗎?」

「他不會。」威廉擦去臉上的汗水,確定克雷爾沒事。

昂德‧鐵特克微微一笑,他說。「你似乎視這裡為安全點,小威廉,你以為踏進這裡之後小生就拿你沒辦法嗎?你準備了什麼?直昇機、你能夠逃多久?你要一輩子都護著他逃嗎?」

「他不會再逃。」威廉看著克雷爾,他心中有點不安,擺明雙方都按著最後絕招還沒出,像是賭局中誰先沈不住氣,先掀牌的人就輸。

「是嗎?」那個半身的昂德‧鐵特克笑裂了嘴,歪著頭露出滿足的表情。「果然不會讓小生失望啊,小威廉!」他舉起剩下的半隻手,隨即起了一陣風,威廉暗叫一聲不好,呼嘯而過的是直升機,下一刻威廉感覺肩膀一熱,他中彈了!威廉被後座力逼退了一步,他瞬間展開了第二枚防彈網,護住朝兩人疾射而來的子彈。

看昂德‧鐵特克走了過來,克雷爾一手抱住中彈的威廉,舉起手朝昂德‧鐵特克開槍。

「很勇敢,小生的客人。」昂德‧鐵特克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直直地往兩人走來,那些子彈打在他身上都沒有讓他停頓。「小威廉告訴你的還不夠嗎?」

「喔?」克雷爾可不服輸,他用手上的槍抵著自己的頭,「你再靠過來,我就一槍轟了我自己的頭,馬上打爛你要的眼珠,要不要試試看?

昂德‧鐵特克笑著,像是不在意克雷爾的威脅,卻停下了腳步。

「克雷爾你……」威廉撐起身體,昂德‧鐵特克用的不是普通的子彈,穿過了防彈背心陷在自己肩膀,所幸被緩衝打得不深,他死命握著手上的刀不想放手。「別給我亂來!」

「為了保護人家的男人,這招算什麼!」克雷爾看起來可沒要認輸,「與其要讓你一人赴死,人家情願在路上等你!」

「如果這是你的底牌,這招挺厲害的,小威廉。」昂德‧鐵特克歪著頭,讚許著。「愛情的代價啊,讓人無懼生死。那個孩子也是這樣,我才讓他活下來了,他叫什麼名字?漢佛瑞茲嗎?他還活著嗎?」

「承蒙你手下留情,他活著退役了。」威廉冷冷地說。「那也是我此生的願望。」

「小威廉把人交出來,這個願望就能實現。」

威廉伸手擋住克雷爾,無聲的拒絕。

「那就沒辦法了。」昂德‧鐵特克淺淺笑了。「小威廉,是否覺得中彈處微微發麻呢?」

「你以為我會沒吃解毒藥就面對你嗎?」威廉當然知道昂德‧鐵特克指的是什麼,早在爆炸單下他跟克雷爾就服下即效的解毒藥。

「可惜了,小威廉。」男子笑得十分開心,他說。「毒不保你退路,我要的是人,不是你的命。」昂德‧鐵特克邁開步伐走向前,絲毫無視兩人的威嚇武裝。

威廉馬上就知道為什麼昂德‧鐵特克毫無畏懼,因為他無法動彈,這不是毒,是麻醉劑。他拿不住手上的甩棍,任著甩棍掉在地上。

「威爾?」克雷爾也察覺到威廉的不對勁,威廉護住他的那隻手正在顫抖著,男人走近,他卻沒有任何反應。

「這是中樞神經的麻醉劑,小生的客人。」昂德‧鐵特克已經走到兩人眼前,半張臉孔都能看見外露的機械表面。「怎麼?你要開槍嗎?你毀了自己,小生一定會讓小威廉活著離開,終身背負保護不了的戀人跟雇主,會逼得他恨不得死在這裡?」

「你……!」克雷爾從沒想到這個可能,他抵著自己太陽穴的槍枝不敢鬆手,卻也不敢開槍。

「怎麼,開槍啊?」昂德‧鐵特克伸出剩下的那隻手,越過了威廉設下的防彈網,就要碰到克雷爾。

 

威廉他深吸一口氣,他咬破自己的唇,以昂德‧鐵特克沒想到的速度一把砍斷他伸出來的那隻手,轉手砍飛昂德‧鐵特克剩下半張臉的頭,下一刻威廉將手上的刀刺進自己的大腿,用劇烈的疼痛逼自己動作。

失去重心的身體搖搖晃晃好一會,退了兩步倒了下來,但是那顆頭滾了幾圈落一旁,卻依然看著兩人。

小威廉說……過,想……看看真正……的小生……吧?」綠色燈光的眼眸綻放光芒,機械似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

威廉不敢掉以輕心,他打量著四周。

 

 

「不就在這嗎?」

 

 

腳邊的黑衣人殘骸突然動了,一把抓住威廉的腳,從手掌開始散發出紅色的光芒,威廉看過這一幕,在他初次與黑衣人交手的時候也發生過,他會爆炸!

 

『你太掉以輕心了,每個黑衣人都是小生的一份子,小威廉。』

 

「不!!威爾!」威廉感覺掌心一空,他回過頭,克雷爾被另外兩個黑衣人殘骸從自己手下扯開,其中一個機器人拿起刀,就要切向克雷爾的頸子,意思很明顯,他們要他的眼睛,在這場爆炸中他們要摧毀一切,卻不想傷到克雷爾。

 

「克雷爾!現在!!」威廉伸長手握住克雷爾朝自己伸來的手,牢牢地握住他,知道再也沒有任何選擇,就是現在只能是現在!

 

克雷爾用力閉上眼睛,他按下紅色按鈕!

他們僅能賭這一瞬間,如果失敗了,他們僅能黃泉相見。

 

當強光遮掩一切的瞬間,地上那半顆原本是昂德‧鐵特克的頭傳來微弱的雜音。

『找、到、你、了。』

 

 

 

然後,一切消失在光芒中。

 

 

 

 

 

 =TBC=

 

 


我終於寫完這段了!!!

整理稿子的時候發現2019年更新版本少了一大段不說,還真的一年一更新,這真的太要命啦!

我想試著,看好,是想試著今年寫完這篇,不行就明年啦~~

本篇當中所有的不合理大家就不要強求了,拜託~~~~~

當年保鏢派遣協會之所以會卡關就是因為把葬儀社設定的太強,實在不知道要怎麼撂倒,不過現在多少有一點頭緒了

寫完了這一段劇情能夠往下走了!
 

來喔,威廉跟克雷爾來領便當喔!

    全站熱搜

    千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